清远市博物馆
文物普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保 » 文物普查

清冶铜华以为镜,莹光如水照佳人 ——清远市博物馆馆藏铜镜集锦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3-18 点击数:

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 

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花。 

——《友人婚杨氏催妆》 

这是唐代诗人贾岛的一首诗,借铜镜里的映像,倾情地赞美了一对新婚夫妇,人貌物美,一语双关。

 

 

铜镜在最初被称为“鉴”,意为盛水或冰的金属容器,盛水后可以用来映照。《说文》中说:“监可取水于明月,因见其可以照行,故用以为镜。”铜镜一般是含锡量较高的青铜铸,因此又称青铜镜。在古代,铜镜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是人们不可缺少的生活用具。四千年来,熠熠古铜镜仿佛历史留下的一串串美丽足印,一面小小的铜镜,正面光清如水,清晰可鉴;背面纹饰考究,辞铭温雅,形态美观、图纹华丽、铭文丰富,折射出古代的社会风尚和审美情趣,蕴含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承载着民族艺术的辉煌,是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战国以后,铜镜流行,可以随身携带,也常镶在镜架、镜台上陈设室内。铜镜的背面,大多有钮,钮上穿绳系带,方便抓握。西汉武帝时期,国势强盛,铜镜制作蓬勃发展,形成了具有汉代文化特色的铜镜装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铜镜铸造随社会动荡而衰退。唐代时,铜镜铸造达到了顶峰,带柄的手镜出现。宋代之后,铜镜广泛流行,变成了人们的日常用品。五代以降,北方战事频繁,铸镜中心集中于经济相对富庶的南方地区。这期间虽也有精品,但多数为重实用、轻装饰的商业格调,铜镜最终在清代被玻璃镜完全取代。

 

汉镜在制作形式艺术表现手法上相比铜镜出现之初有很大发展,是我国铜镜发展的重要时期。规矩纹铜镜则是这一时期兴起的新镜种(规矩纹又叫博局纹,指的是规矩镜所采用的纹饰:镜钮外一个方格,有时方格内会有铭文带,方格四边中点各出一T形纹饰,与其相对为L形纹饰,方格四角外相对V形纹饰。TLV纹饰间一般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和羽人、瑞兽、乳钉纹等。关于它的来源、寓意和定名问题,不少学者都曾进行过探讨,却也众说纷纭,在这里就不做详细介绍)。清远市博物馆馆藏文物——东汉“青玉”规矩镜(见图1),直径16.5厘米,厚0.75厘米,重达1公斤。该规矩镜为兽钮,置多线方框,方框外为规矩纹,间铸铭文,分别为“青”、“玉”两字。此铜镜造型古朴,纹饰精细,实为珍贵。

 

 

 

图1:清远市博物馆馆藏,东汉“青玉”规矩镜

 

 

唐代是我国铜镜发展史上,又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在铜质的合金中加大了锡的成份,在铜镜的质地上就显得银亮,既美观又适用在铜镜的造型上,除了继续沿用前代的圆形之外,又创造了菱花式及较厚的鸟兽葡萄纹镜同时还把反映人民生活和人们对理想的追求、吉祥、快乐的画面应用到镜上,如月宫、仙人、山水等。并出现了题材新颖,纹饰华美,精工细致的金银平脱镜、螺钿镜。清远市馆藏文物——唐海兽葡萄纹铜镜(见图2),直径20厘米,厚1.2厘米,重有1.6公斤,质地厚重,以高浮雕葡萄纹为主题纹饰,间饰海兽、鸟雀、蜂蝶、花草等图案,工艺精细,华丽而繁缛。瑞兽丰满灵动,雀鸟翎羽飘逸,葡萄果实堆砌,枝条漫卷,这种花团锦簇的装饰风格充分是盛唐高度艺术水平的产物,充分体现了盛唐时期的富裕繁荣以及多民族文化的相互交融。

 

 

 

图2:清远市博物馆馆藏,唐海兽葡萄纹铜镜

 

    宋代铜镜注重实用,不崇华侈,装饰简洁,形状仍以圆形为主,亦出现了带柄镜、长方形、鸡心形、盾形、钟形鼎形等多种样式并出现了很多花草、 鸟兽、山水、小桥、楼台和人物故事装饰题材的铜镜,这些题材都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清远市博物馆馆藏文物——宋月宫图带柄铜镜(见图3),直径8.4厘米,附长方形柄,通长15.2厘米,厚0.45厘米,重才0.2公斤,器体较为轻薄。铜镜镜饰月宫童子拜观音图,柄饰梅花鹿等图案,构图栩栩如生,姿态生动。 

 

 

 

图3:清远市博物馆馆藏,宋月宫图带柄铜镜

 

元明以后,铜镜制作便见衰势,特别是明代,仿造汉镜和唐镜的风气很盛,所仿铜镜多数是汉代的六博纹镜和唐代的瑞兽葡萄镜,仿制铜镜一般形体较小,纹饰模糊不清,已无汉、唐铜镜的昔日风采。 

 

 

古代青铜镜不仅图纹精美绝伦,而且还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和艺术感染力,铜镜上诗情并茂,铭文繁多,体现着特定的社会背景和文化情怀,有极高的文学、史学欣赏价值。

 

汉代铜镜的铭文大多以赠答、颂祷、庆祷为主要内容。男女之间的赠答“长相思,愿毋相忘”,真是委婉曲折,如怨如慕。“长宜子孙”、“位至三公”、“君宜高官”,则是对渴求富贵、多子多孙、长生不老等心情的祝愿。

 

唐初的铜镜,铭文常用富有韵味的五言诗、回文诗咏镜颂人。李贺有《美人梳头歌》:“双鸾开镜秋水光,解鬟临镜立象床”,戴淑伦的《宫词》:“春风鸾镜愁中影,明月羊车梦里声”。透过诗词,我们可以感受到极富青春活力的鸾翔凤舞,百花争艳的图案,也正是太平盛世的描述。 

到了宋代以后,则流行在铜镜上刻下商标字号,表明了商品生产的发展和商品竞争的加剧。清远市博物馆馆藏文物——明“湖州孙家青鸾宝鉴”款铜镜(见图4),直径8厘米,厚0.3厘米,镜缘分内外二道凸弦,内区镌两行文字,分别为“湖州孙家”和“青鸾宝鉴”。这种字号标铭镜的出现大概就是古铜镜铸造行业流露出的“品牌意识”吧。

 

 

图4:清远市博物馆馆藏,明“湖州孙家青鸾宝鉴”款铜镜 

 

 

圆形在中国古代有圆满、团圆、吉祥之意,也象征爱情婚姻的美满,而铜镜大多数为圆形,因此在古代,铜镜就常用作为爱情婚姻的信物,或嫁妆之一,如双凤镜、雀绕花枝镜等。古书中提到的“山鸡舞镜”(《异苑》)、“化鹊捎信到夫前”(《神异经》)等故事,都与爱情有关,更成为许多诗文常爱运用的题材。这些美丽或凄然的故事,既表现了古人的美好愿望,又说明了铜镜作为信物,其传承与纹饰内容是渊源有自的。考古发掘中也曾见到夫妻合葬墓中各持半面铜镜的实例。 

 

 

走近一面面古铜镜,《木兰辞》中“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的景象虽已不再,但那些汉风唐韵,仿佛就从镜中流淌出来,婉约而又风姿绰绝。那些静静躺在博物馆中古迹斑斑的铜镜,已照不见当年的美丽容颜,可它们积淀的四千年的铜镜文化,依然散发着恒久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