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博物馆
文物普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保 » 文物普查

克拉克瓷: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04-29 点击数:

 

明代末年,海盗猖獗,加之北元政权的骚扰,明王朝不得不下达禁海令,泉州港已经失去昔日繁华胜景,而此时位于漳州市海澄县境内九龙江入海处的月港则一跃成为“海舶鳞集,商贾咸聚”的外贸商港,数以千计的中国大地上特有的工艺制品、丝织衣物通过这里被运往世界各地。当时备受外商青睐的精美瓷器从平和民窑生产后,沿着丘陵中间的河流运往沿海港口,装载上船后顺着古代海上商贸之路行销海外。 

 

图一:沉没在印尼的明朝古船“万历号”中的发现品 

 

 

公元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海上捕获一艘葡萄牙商船--"克拉克号",船上装有大量来自中国的青花瓷器这批约十万件中国瓷器被运往荷兰的米德尔堡和阿姆斯特丹拍卖,在欧洲引起轰动,东印度公司因此赚了300多万荷兰盾。但没有人能够说出瓷器的产地和准确称谓,由于这批中国瓷器是从“克拉克”号商船上截获的,所以被称为“克拉克瓷” 

 

      

图二:十七世纪出口的欧洲特色克拉克瓷盘 

 

 

据文献资料记载,1621至1632年间,荷兰东印度公司曾三次在漳州收购瓷器,数量动辄上万,同时,日本人也从漳州购买瓷器,其中不乏数目可观的的南胜、五寨窑产品。如此盛况一直持续到清初实行海禁时,中国第一港的漳州月港衰,平和制瓷业也因销路受阻而颓废,“克拉克瓷”随之在海内外淡去踪迹,带给后人一连串遥远而美丽的遐想。

 

80年代中期,阿姆斯特丹举行题为“晚到了400年的中国瓷器来了”的大型拍卖会,拍卖品均是从16世纪至17世纪沉船中打捞出来的中国瓷器,其中不乏被称为“克拉克瓷”的青花瓷器。沉没于1600年的菲律宾“圣迭戈号”,1613年葬身于非洲西部圣赫勒拿岛海域的“白狮号”,埃及的福斯塔遗址、日本的关西地区等均相继发现大量的“克拉克瓷”。

 

2007年,有渔民在潜入广东汕头市南澳岛东南海域进行海底作业时,无意中发现了一艘载满瓷器的古沉船。2009年后,人们开始对这艘被命名为“南澳1号”的明代古沉船进行发掘,打捞出大量精美的青花瓷器,经专家鉴定是产自福建省漳州市的克拉克瓷。 

 

 

盛销海外的克拉克瓷有什么特点呢?有专家研究,克拉克瓷主要特色是其纹样特征:一、主体纹饰风格既有中国传统风格,又有异域风格,中国传统风格如绘高士图、庭院婴戏图、张謇乘槎图等,异域风格的如绘有郁金香图以及盾徽的瓷器等,既洋溢着东方传统文化艺术特色,又具有浓郁的西方异域风情,是东西方文化合璧的结晶。二、纹饰在连弧纹以外到盘口间,以开光形式为特色,根据盘子大小,有六到二十开光不等,开光的形式有莲瓣形、扇形、椭圆形等,开光内绘有各种花卉、杂宝图案等。三、主体纹饰外围是一周连弧纹,有六、七、八、九等不同数量的连弧,内绘有鱼鳞纹、锦纹、万字纹。  

 

        

图三:清青花西方主题纹饰克拉克瓷盘 

       

图四:明青花八连弧花卉克拉克瓷盘 

 

清远市博物馆馆藏有一件明万历青花杂宝开光花鸟纹克拉克瓷盘,口径31.9厘米,底径有18厘米,高4.5厘米,重达825千克。该瓷盘胎体轻薄,略呈菱口边,口沿很薄且有缩釉现象,内壁边缘为8个扇形开光,开光内绘有杂宝图案。主题纹饰外围绘有鱼鳞纹和锦文,瓷盘中心为花鸟纹,纹饰构图饱满,繁而不乱,错落有致,美中不足的是瓷盘盘心凹陷,有稍许的翘曲变形,但也不失为一件精美的克拉拉瓷盘。

 

 

        

图五:明万历青花杂宝开光花鸟纹克拉克瓷盘局部图,清远市博物馆馆藏 

 

 

图六:明万历青花杂宝开光花鸟纹克拉克瓷盘,清远市博物馆馆藏 

 

 

图七:明万历青花杂宝开光花鸟纹克拉克瓷盘,清远市博物馆馆藏 

  


图八:明万历青花杂宝开光花鸟纹克拉克瓷盘,清远市博物馆馆藏 

 

 

克拉克瓷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图案——俗称“七头蛇”,见于万历青花制品,目前所见的只有几件,分别藏于大英博物馆、美国皮博迪艾塞克斯(Peabady Essex Museum)等处。它画面是在赌牌形框内绘七头蛇,其中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头。盾牌外两侧飘着丝带上写着拉丁文格言“Stptenti nihil novum”(莫与智者语奇闻)其余的图案都是中式的。有的学者认为,七头蛇 倾向于代表天主教教义的七宗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及色欲。七头蛇也出现在《圣经·新约》中,被描述为“红色巨龙,七头十角,每个头上都带着一副皇冠。 

 

图九:特别的“七头蛇”图案 

 

 

 为什么产自中国的克拉克瓷在海外受到如此吹捧,却在国内罕见呢?有专家研究认为,克拉克瓷均为薄胎,盘薄、易碎、不耐用对于把瓷器作为主要日常器具使用的中国百姓来说不够实用,所以在国内并没有很好的销路。但是克拉克瓷而对于欧洲人来说,这些瓷器更多被当做摆设,对于耐用程度则不计较。同时盘底多为简笔变形人物、动物、花鸟器底多有粘沙、塌底现象与明末清初同时期的景德镇瓷器相比总体不够精致。从目前发现的“克拉克瓷”上,我们能够看到郁金香、骑士、城堡等异域风格图案,由此可判断它们是针对国际市场生产的。这也是专家推测“克拉克瓷”在国内极为少见的原因之一。 

 

 

400年前,克拉克瓷器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漂洋过海到了异国他乡,将东方大国的古老文明传播至世界各地时光流转,历史进入21世纪,“南澳1号”古沉船的打捞和关于平和窑青花瓷的报道,让见证中国古代海上贸易繁荣的瓷器——克拉克瓷以其真面目全方位地展现在了世人的眼前。当古老瓷器来到现代,当“海上丝绸之路”的独特文化与内蕴深厚的中华文明相互碰撞、交融曾经因海运繁荣而盛极一时的外销瓷珍品克拉克瓷,得以在新世纪复活重现,开启古老瓷器在现代文明的新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