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博物馆
文物普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保 » 文物普查

“俑”乐无声,胜有声——清远市博物馆藏明代奏乐俑赏鉴

文章来源:清远市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6-07-27 点击数:

        前言:让我们一起来“听”一场特殊的音乐会。 

 

        炎炎夏日,如何清心?骄阳似火,如何避暑?也许,躲在空调房里,一边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一边欣赏这些古代的奏乐俑是个不错的选择哦。

 

   看着它们,遐想着它们在几百年前是如何演奏的?又是在奏着哪些乐曲?是否是在开着一场特殊的音乐会?(这场音乐会的听众只有墓主人一人……)

 

清远市博物馆现藏有一批明代的绿釉陶奏乐俑。造型多样,色泽鲜艳,保存基本完好。这批陶俑的存在,为我们研究明代墓葬制度、礼仪、乐器及服饰等方面提供了实物参考,具有较高的科学、艺术和历史价值。

 

一 关于“陶俑” 

俑,也即偶人,是中国古代丧葬中使用极为普遍的一种随葬明器。俑自商代后期开始出现,到清代初年消亡绝迹,延续了数千年,遗留下来的各类俑像,数量相当巨大,质地多种多样,有陶、泥、木、银、铜、石、瓷、铅、铁等。造型形象则伴随历史的演进不断嬗变扩展,有奴婢俑、仆役俑、侍从俑、武士俑、歌舞伎乐俑、镇墓俑、文吏俑、武官俑、士卒俑、部曲俑、天王俑、力士俑、四神俑、生肖俑、仪仗俑、压胜俑等等,还有鞍马、牛、骆驼、虎、熊、猴、猪、羊、犬、鸮、鸽、鸡、鸭等动物,品类繁多,举不胜举。

 

最早出现的用来殉葬的偶人,称为“刍灵”,《礼记·檀弓下》载:“涂车刍灵,自古有之,明器之道也。”郑玄注曰:“刍灵,束茅为人马。”用茅草扎的人马,埋于地下容易腐朽,在考古发掘中迄今尚未遇到。

 

宋元以来,由于纸冥器的流行,各种俑逐渐式微,甚至走向消失。到了明代,俑的质地种类也大大减少,只有陶俑和木俑在流传,其他质地的俑已不见流行。而陶俑、木俑,在明代只出于帝陵和王族官僚墓中,一般平民墓也已不多见。往往是每墓所出,只能是陶俑或木俑一种,绝无陶俑与木俑同出一墓的情况。

 

因此,清远市博物馆藏的这批明代的陶俑就显得特别珍贵。虽然我们无法得知它们最初是被放置于何处,但我们有幸它们现在能存在博物馆中,为我们所欣赏、研究和保护。每每凝视它们,仿佛能听到它们用无声的语言,在诉说属于它们的那段历史故事……

 

下面,我们就以清远市博物馆馆藏为例,一起来欣赏这些陪葬俑中的其中一类——“奏乐俑”。 

 

二 关于“奏乐俑” 

奏乐俑,是明代随葬俑的主要组成成员之一。《明史·仪卫志》不载仪仗用乐,但从明墓出土的随葬俑来看,用乐很多。随葬队伍中的乐器种类就有笛、鼓、箫、笙、琴瑟、拍板、号、锣、三弦等诸多乐器。综观各墓所出的乐俑,则有敲锣俑、击鼓俑、吹号俑、吹箫俑、吹笛俑、弹琴俑、弹琵琶俑、弹三弦俑、拍板俑等等。 

 

  

图一: 明绿釉持角俑(角上端已缺失)。高22cm,长8cm,宽5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座)上。左手拿着乐器——角(角的上端已经缺失),右手五指握拳置于胸前。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眼微睁,嘴微张,面部表情祥和。身上的绿釉为釉上彩,因泥土中空气和水的侵蚀,且年代久远,已经有部分剥落,但在其胸前和左右两臂的完整处,仍可见部分鲜艳的绿釉,其原色由此可见一斑。

 

角大约在汉代流入中原,在鼓吹乐中应用颇广,它的形制在汉魏时期为曲形角。唐宋时期,角为竹筒状,唐代段成式《觱篥格》:“革角,长五尺,形如竹筒,卤簿、军中皆用之,或竹木,或皮。”宋代陈旸《乐书》所载“双角”为曲形状兽角状,“警角”为竹筒状。明清时期则有铜角,明代王圻《三才图会》:“古角以木为之,今以铜,即古角之变体也。其本细,其末钜,本常纲于腹中,用即出之。为军中之乐。”江苏江宁明代沐英墓曾出土过一件实物。【小编正是根据沐英墓出土的角来判断本馆所藏的这一件上端已缺失】 

 

 

图二:明绿釉吹笙俑。高23cm,长7.9cm,宽5.3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座)上。左手无釉,拿着乐器——笙,右手下垂,藏于长袍之中。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圆脸,眯眼,高鼻,张嘴伸舌,面部表情愉悦,似在说唱。身上的绿釉保存完整,颜色艳丽。惟双脚上的釉色几乎完全剥落。整体装束整齐,给人神清气爽之感。

 

笙的最初形式,同排箫相似,既没有簧片,也没有笙斗,是用绳子或木框把一些发音不同的竹管编排在一起的乐器,后来才逐渐增加了竹质簧片和匏质(葫芦)笙斗。  

 

古代的笙,用葫芦作笙斗,后来吹奏者觉得笙斗体大、质脆,吹奏费气,于唐代以后改为木制,经过世代的流传,最后铜斗又取代了木斗。在东汉的古籍里,记载笙的形制。《说文解字》中有:“笙,十三簧,象凤之身”。《宋书·乐志》说:“十九簧至十三簧曰笙。”


隋唐时期的笙有191713簧多种;后来又流行一种17簧义管笙,这种笙在17簧以外另备两支“义管”供转调时替换用。后来19簧笙也失传了。北宋景德三年(1006),宫廷乐工单仲辛制作19簧笙,此后19簧笙在宫廷和民间又得到了普遍的应用。


明清以来,流行的笙多为17簧、14簧(方笙)、13簧和10簧。

现在民间使用的笙有13簧、14簧、15簧、17簧等多种,但以14簧、17簧最为流行。


 

 

图三:明绿釉敲钹俑(钹已缺)。高23.6cm,长7.3cm,宽5.5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座)上。双手原状应是持一对钵,做敲打状,惜已残毁。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眼睛下垂,似在看着手中的钹;高鼻梁,嘴巴上下有黑色的胡须,整体表情肃穆。身上的绿釉长袍部分已经剥落,略显破旧。脚上的马靴只有靴子前面的一点黑色可见,其余已和方砖一样不见釉色。 

 

钹古称“铜钹”、“铜盘”,民间叫做“镲”。是常见的打击乐器。历史久远,表现力强。不仅在民族音乐、地方戏剧、吹打乐和锣鼓乐中使用,还广泛用于各族的民间歌舞和文娱、宣传活动中。 

 

钹源于西亚,最早在埃及、叙利亚,以后在波斯、罗马等古国都有流传;在东方,先见于印度,后而中亚,据《北帝书.神武记》记载:钹大约是在公元350年左右,随《天竺乐》传入我国中原 

 

6世纪初期,铜钹在北魏民间已很流行,并很早就在梵乐中使用。明清之际,钹是昆曲等地方戏剧中的伴奏乐器。 

 

本馆所藏奏乐俑手上持的“陶钹”究竟长得如何?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 

 

 

图四:明绿釉敲鼓俑。高23.8cm,长7.5cm,宽5.4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上。左手拿鼓,右手持棒(棒已腐朽不见)。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双眼微眯,留八字胡,抿嘴微笑。身上的绿釉长袍部分已经剥落,略显破旧。脚上的马靴只有靴子前面的一点黑色可见,其余已和方砖(座)一样不见釉色。整体动感强烈,面部表情生动传神。 

 

中国与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古印度,同为世界上鼓的最早发源地。历史上,中国鼓传至邻国,如朝鲜、日本 ,同时也吸收了许多外来鼓。中原地区以中国传统鼓为主流 ,边疆少数民族的鼓既受传统鼓影响,也受外来鼓特别是阿拉伯与印度鼓的影响。 

 

中国传统的鼓多源于中原,秦汉前已有20余种。虽大小高矮不同,但几乎都是粗腰筒状。当时已用于诗、乐、舞以及劳动、祭祀、战争和庆典之中。从秦、汉到清代,中原地区原有的各种传统鼓几乎都得以保留并有所发展,而以阿拉伯和印度为主的外来鼓,虽然曾在中原长期流行并具有重要的地位,但后期日渐衰落以至失传,仅在文献中留下了一些不详的记载,例如檐鼓、齐鼓、鸡娄鼓、羯鼓、答腊鼓、都昙鼓、毛员鼓等。

 

 

图五:明绿釉敲锣俑。高23.8cm,长7.5cm,宽5.4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上。左手拿锣,右手持棒(棒已腐朽不见)。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圆脸,高鼻,双眼有神,抿嘴微笑。身上的绿釉长袍大部分已经剥落,惟两臂处有鲜艳的绿釉残存,身体大部分皆露出灰白的胎体。脚上的马靴及脚下的方砖(座)皆沾着泥土。整体动作动感强烈,面部表情生动有趣。 

 

1978年,从广西贵县(秦汉时称布山县)罗泊湾一号墓,曾出土了一面西汉初期的百越铜锣,该锣近圆形,锣面横径32.1厘米 、纵径33.4厘米,锣脐直径22厘米,锣边铸有拱线纹一道,拱弦上系了三个等距的活环,锣面上刻铭文""字。这是中国目前已知年代最早的铜锣实物。可见,锣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秦汉以后,随着民族间的交往,铜锣逐渐向内地流传,公元6世纪前期方至中原,但见于记载较晚。《旧唐书·音乐志》在“铜拔”条中有:“铜拔、亦谓之铜盘,出西戌及南蛮。… …南蛮国大者圆数尺,……”这圆之数尺的“铜盘”,是锣见之于文字的最早记载。 

 

元代,除各少数民族的迎赛神社常常鸣锣外,它还是杂剧的主要伴奏乐器。《兰采和杂剧》中就有:“持着些……锣、板和鼓……”之句。在《元史·礼乐志》中开始载有云(即今之云锣),并记述了其形制和演奏方法,它除在宫廷宴乐使用外,也在民间流行,充分说明当时锣的制造和演奏已具有一定的水平。元代以后,随着戏曲艺术的发展,为锣的运用开辟 了广阔的天地。明清以来,各种形制的锣广泛用于戏曲音乐、舞蹈音乐和传统鼓吹乐、吹 打乐、锣鼓乐中。

 

 

图六:明绿釉持铃俑。高23.6m,长7.3cm,宽5.5cm,底座2.2x2.2cm。清远市博物馆藏。 

 

俑头戴高毡帽,身穿绿色交领长袍,脚蹬一双马靴,站于双层方砖上。左手下垂,藏于长袖之中,右手持铃。头部帽子上的墨彩已经剥落(头部与身体原已分离,现已修补完整),双眼微眯,留八字胡,抿嘴微笑。身上的绿釉长袍部分已经剥落,略显破旧。脚上的马靴只有靴子前面的一点黑色可见,其余已和方砖(座)一样不见釉色。整体表情严肃中带点诙谐,庄重中又有顽意,显得十分有趣又耐人寻味。 

 

铃,形体似钟而小,腔内有舌,摇之发声。铙、钲、铎直到钟等古代青铜乐器,大体都可以视为是铃的发展。考古发现的其他形式的铃有车铃、执铃、狗铃等。 

 

本馆藏的这尊持铃乐俑手上的陶铃应是仿青铜器而做。它不会发音,是属于“无声的音乐”,但却给人以无限遐想,又“胜于有声”。 

 

明代的俑塑、俑刻一般工整秀美,雕刻作风严谨、认真,这种特质也是其他各种装饰雕刻和工艺雕刻共有的。与宋代以前各个历史时期的俑塑相比,明代的俑绝少造型比例的适当,却比之汉俑少了一份雄迈,比之唐俑少了一份饱满,明俑是拘谨的、收缩的,他背负了太多的法则,受限于太多的框架,这与其说是雕塑技巧的发展使然,不如说是时代美学气质使然。 

 

三 它们背后的故事 

19933月,有一批文物贩子从河南坐火车到清远源潭站下车,转乘班车到清远汽车站,再乘车落广州贩卖文物,他们以为这样更安全(因火车站检查较严,为逃避检查而出此下策)。旅途中,他们用两个旅行袋包装这批文物一路走来,下车后由于神色慌张,被清远汽车站派出所民警怀疑检查,因而截获了这批珍贵的文物并移交到我馆收藏。 

 

【小编的话:保护文物,人人有责;文物保护,义不容辞;打击文物走私犯罪活动,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参考文献: 

1、曹者祉、孙秉根:《中国古代俑》,上海文化出版社,1998年第2版。 

2、呼林贵、刘恒武著:《替代殉葬的随葬品——中国古代陶俑艺术》,四川教育出版社,19987月。 

3、孔义龙、刘成基:《中国音乐文物大系(广东卷)》,大象出版社,20109月。 

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四川省博物馆成都明墓发掘队:《成都凤凰山明墓》,《考古》,1978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