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博物馆
临时展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展览 » 临时展览

【血染的青春】广州“文总六烈士”之谭国标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4-09-23 点击数:

 

谭国标,1910年出生于广东开平县,19231928年在广州市广雅中学和中大附中读书,受到大革命的影响,思想倾向进步,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8年初秋,他和谭秀峰(何干之)、大哥谭国钧一起,在广州永汉路北京路)办“秋明书店,出售进步书籍,成为联络革命青年的一个据点。1928年冬,秋明书店因影响巨大而被当局查封谭国标等人被共产党分子嫌疑罪名逮捕。反动当局的迫害激起了进步学生的公愤,纷纷提出抗议,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反动当局才不得不释放谭国标。


 1929年春,谭国标和何干之到日本留学,考进东京明治大学社会系。在这期间,他读了不少马列主义著作,初步确立了共产主义世界观。1931年·一八事变之后,积极投身于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遭到日本政府的迫害,同年12月回到广州。在抗日救亡的实践中,他深深地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领导抗日救国为民族和人民谋福利的政党,决心加入中国共产党,时刻以一个共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按照当时中国共产党公开提出的反蒋抗日政治主张进行活动他在女师和省一中任教时,通过教学活动,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介绍同学阅读社会科学入门,高尔基的小说等书,要求学生联系自己的真实思想写日记、做文章从中发现思想倾向进步的学生,进行个别谈话,吸收他们参加读书会,又以辅导学习社会科学入门等为名,从中讲北伐战争史,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介绍马列主义,把青年引向革命的道路。


1932年,谭国标与何干之、温盛刚等人先后创办了《世界情势》、《一般文化》等进步刊物,主要介绍世界的政治经济情况,分析日本侵略我国东北和沿海的形势,评论政府对日政策与之相关的国内动态。他们这些活动团结了不少进步青年,打破了当时广州市沉的政治空气,抗日救亡运动逐渐高涨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于1933年4月成立“中国文化总同盟广州分盟”,谭国标任组织部长。从此,他把主要精力用于组织和领导“文总”的活动。他的住处就成了秘密活动的一个据点,进步学生和文总成员经常在那里学习马列主义理论、讨论研究革命工作、交流情况等。由于谭国标等人的艰苦卓绝的工作,文总的影响日益扩大,抗日救亡运动日益高涨,这就引起广东反动当局的仇视。


1934年1月30日,谭国标在法政路家中与爱人叶抱冰等同时被捕,谭国标被以首要政治犯关押在广州市维新路公安局第三监仓里。 谭国标身陷囹圄之后,敌人千方百计企图从他的口中得到文总的组织情况,并一再要他交代谭秀峰何干之的下落(敌人误以为谭国标是谭秀峰的兄弟)。敌人对谭国标施以种种酷刑,但他宁死不屈,给予敌人的回答总是不知道三个字。每次受刑后回到牢房时,他总是忍受着身上伤口的剧痛,和同牢的温盛刚、江穆商量对策,并由江穆把情况和意见用英文或日文传递给隔邻第二号监仓的凌伯骥、赖寅仿等人,以统一口供,指导狱中斗争,尽量使更多的同志能够脱离虎口,保存革命力量。他还利用保释出狱的叶抱冰取脏衣服的机会,传递纸条给女牢的同志,介绍进步刊物《北斗》、创造诗歌或摘抄诗句鼓励她们坚持斗争。 


谭国标被敌人折磨半年之后,身体已十分虚弱,同志们都为他担忧,但他始终抱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坚信革命一定会胜利,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并在思想上作好了为民捐躯的准备。他对同牢的同志说:搞革命就必然会有牺牲,为革命而献身,这是一个革命者的光荣。他在狱中事先写好了一份遗嘱,通过一位名叫阿超的工人把它带给已出狱的爱人,嘱咐她要坚强起来,不要为我的死而悲伤,要劝慰母亲,把孩子抚养成人,继承我的遗志。表现了革命者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1934年8月1日下午,年仅二十四岁谭国标惨遭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