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远市博物馆
文物普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保 » 文物普查

探索“黑石号”——浅谈长沙窑瓷器的艺术表现特征

文章来源:清远市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6-03-24 点击数:

1998年,德国打捞公司在印尼勿里洞岛海域一块黑色大礁岩附近发现了一艘唐代沉船,名为“Batu Hitam”,中文意译为“黑石”号。船只的结构为阿拉伯商船,装载着经由东南亚运往西亚、北非的中国货物。通过对打捞出来的器物及相关资料的分析,沉船的年代最终被确认为9世纪上半叶。
 
在这艘沉船上,打捞上来的中国瓷器达到了67000多件。此外,比较奇特的文物还包括10件金器,金器之精美可媲美1970年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金银器。另有24件银器、18枚银铤和30件铜镜,银铤单件重达2公斤。而这六万多件中国瓷器中,长沙窑瓷就有56500余件,表现了长沙窑陶瓷在中晚唐时期和越窑青瓷、定窑白瓷一起并称中国三大出口名瓷而蜚声海内外的影响力。
 
长沙窑即《全唐诗》中李群玉“石渚”诗中的石渚窑,为唐代著名瓷窑,窑址位于今长沙市望城区铜官镇石渚湖一带,故又俗称铜官窑。窑址于1956年调查发现,1978年曾经进行过试掘,1983、1999年湖南省博物馆、湖南省考古研究所、长沙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两次对其进行了较大面积的考古发掘,出土比较完整的瓷器近万件。长沙窑大致兴起于“安史之乱”以后,至中晚唐发展到鼎盛时期,衰败于五代。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有江苏、浙江、广东、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等12个省,国外有朝鲜、日本、印度尼西亚、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等13个国家出土有长沙窑瓷器。而1998年 “黑石号”沉船上五万余件长沙窑的惊世发现,说明该窑既烧制当地人们普遍使用的日常用瓷、又是唐代生产外销瓷的重要窑口之一。
 
那么,作为当年有名的外销瓷,长沙窑瓷器有哪些显著的特征和艺术表现手法呢?接下来,我将结合一些馆藏的长沙窑瓷器,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分析。
 
(1)釉下彩绘,而且彩绘装饰也从单一的褐彩逐渐发展到褐、绿两彩。
 
唐代长沙窑虽然在当时的文献中不如刑窑、越窑记载的多,但其特征却也独具一格。它代表了唐代从注重瓷器的釉色美转移到瓷器彩绘装饰美的发展新方向。长沙窑的胎质本来较为粗糙,但是其釉下彩的装饰别具特色。其彩绘是以铁料直接在坯胎上绘出图案花纹,再施青釉,然后高温一次烧成。长沙窑的这种釉下彩绘工艺,对宋代磁州窑、吉州窑的白地褐花以及元、明青花瓷器的发展都有重要影响。而且其彩绘装饰也从单一的褐彩逐渐发展到褐、绿两彩,纹饰题材也从褐色到褐绿两色相同的斑点图案发展到状物写实。
 

 

唐长沙窑青釉褐斑双耳瓷执壶    清远市博物馆藏
 

       上图为唐长沙窑青釉褐斑双耳瓷执壶,高18cm,口径7.9cm,现藏清远市博物馆。盘口,短颈,瓜棱形腹,平底、多棱形短流,曲柄由口沿连接肩部,双耳,通体施青釉,腹、流之间饰圆形褐斑,线条流畅,美观大方。此为馆藏三级文物。此件文物的装饰手法较为简单。

 

 

唐长沙窑青釉蓝绿彩花卉纹瓷壶   清远市博物馆藏

 

上图为一件唐代的长沙窑青釉蓝绿彩花卉纹瓷壶,高10cm,口径4cm,现藏于清远市博物馆。外撇口,短颈,短流,鼓腹,平底,器表施青釉,有小开片。器表蓝绿彩绘花卉纹,釉色有少许脱落,壶缺失双耳和手柄。
 
(2) 模印贴花
 
模印贴花实际上是一种浅浮雕装饰,它在器物装饰上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长沙窑窑址中出土了不少贴花的印模,模印贴花一般与青釉褐斑相配,除此之外,就是单色青釉,不见其它彩绘,这可能是为了更加突出主题装饰。贴花内容有舞蹈人物、植物花卉、家禽动物等。此外,为适应外销瓷器的需要,还有许多西亚、波斯风格的带彩堆贴。
 
下图为一件唐代的长沙窑青黄釉褐斑贴人物图瓷壶,高22.4cm,口径9.8cm,现藏于长沙市博物馆。卷沿,直口短颈,深腹大平底,多棱形短流,弓形柄。肩两侧有双系,流及以双系下方均贴饰模印披甲武士,系下武士脚踏转轮,鞋子上翘,右手上举,做舞蹈状,流下武士左手执剑,威武神勇。通体施青黄釉,釉面光洁。 
 

 

唐长沙窑青黄釉褐斑贴人物图壶    长沙市博物馆藏
 

 (3) 器表写有唐代诗词。

 

长沙窑瓷壶中的文字装饰内容非常丰富,它已形成了长沙窑一道独特的风景,用诗歌、格言、谚语作为装饰是长沙窑的又一创造,一般都是青釉下书写褐彩文字。据不完全统计,现已发现长沙窑瓷器上书有通俗诗或诗句近百余首,以五言诗为主,也有少量的六言诗和七言诗,从文字的笔锋来看,可知是用毛笔书写,字体多为行书,有少量的草书。诗文内容包括离愁别绪、世态炎凉、伦理道德、处世哲学、男女情爱、商贾活动、边塞征战、山水风景、来往应酬等。瓷器上题写诗文是长沙窑极具特色的装饰手法,其书法潇洒自如,独具魅力,开我国古代诗文饰瓷的先河。
 

唐青釉褐彩“春水春池满”诗文瓷壶 湖南省博物馆藏

 

上图为一件唐青釉褐彩“春水春池满”诗文瓷壶,高19cm,口径9.2cm,底径10cm,湖南省博物馆藏。喇叭口,瓜棱腹,多棱短流,平底。流下书褐彩五言诗一首:“春水春池满,春时春草生。春人饮春酒,春鸟弄春声”。诗人从写景到写人,以八个春字顺次描绘出春天带来的无限生机,句意简明,琅琅上口,诗趣盎然。
 
下图为一件唐代的长沙窑青釉“鸟飞平无近远”诗文瓷盘。高4.2cm,口颈14.4cm,底径4.9cm,现存于长沙市博物馆。此器圆唇,浅腹折收,矮圈足。盘心作圆形露胎,以褐彩书“鸟飞平无近远,人随流水东西。白云千里万里,明月前溪后溪”四句诗文。该诗原为唐代诗人刘长卿所作《苕溪酬梁耿别后见寄》。
 

唐长沙窑青釉“鸟飞平无近远”诗文盘 长沙市博物馆藏
 
此外,长沙窑瓷器上反映男女婚恋情怀及风尘女子恋情的诗文也比较多,比如:“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
 
总的来说,唐代长沙窑在当时虽然并未受到文人墨客的过多青睐,但它的外销瓷地位,以及它所表现的艺术特征却也独树一帜。它突破了单纯的釉色美,开启了釉下彩绘的新形式,而且其模印贴花还独具外来风格。此外,基于表达个人情感或者打广告语等原因,在瓷器上彩绘唐诗也是长沙窑的一大特色。所以,在大唐盛世,不只有“南青北白”称霸天下,还有长沙窑大放光彩。